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骗了我贷款骗局 成都成都鑫合财富金融仓储公司

2017-12-04 23:43 出游宝典 上饶新闻在线:www.srsm.net
导读:  近年来,随着银行贷款政策的收紧,很多无法从银行贷款的企业在万般无奈之下往往选择向民间从事金融业务的企业进行融资,导致各种小额贷款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的发展起来。而很多企业和个人正是利用了客户急于贷款的

  近年来,随着银行贷款政策的收紧,很多无法从银行贷款的企业在万般无奈之下往往选择向民间从事金融业务的企业进行融资,导致各种小额贷款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的发展起来。而很多企业和个人正是利用了客户急于贷款的心理,巧妙设置了种种陷阱,让客户一步步走进其精心设计的圈套中,最终不但贷不到款还被骗上一笔不菲的钱,在云南搞农业种植的杨先生就是其中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

    无懈可击的布局

    2016年12月24日,因资金短缺到处借款的杨先生无意中在春城晚报上看到成都鑫合财富金融仓储有限公司的一则贷款广告,该广告称他们公司实力雄厚,可用企业项目或股权担保提供大额金融贷款,年息低至13%—15%。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杨先生的合伙人李先生根据广告上提供的电话拨打了对方的电话。

    杨先生是投资农业种植的,三年来,他共投资了一千多万元在云南种植了香砂仁近3000亩。对方一个自称成都成都鑫合财富金融仓储有限公司贷款部经理唐丽的女士在电话中了解了杨先生企业的基本情况后说:根据你们的情况,用你们的种植项目做抵押在我们公司贷款1000万元应该没问题,你先把你们公司的营业执照,林权证发来给我,我们公司审核通过后你们马上来成都到我们公司面谈。

    12月29日,唐丽打电话通知李先生,你们的项目通过了,请抓紧时间到成都来面谈。

    2017年1月11日,杨先生和李先生从云南赶到坐落于成都金牛万达广场甲级写字楼A座26楼的成都鑫合财富金融仓储有限公司见到了贷款部经理唐丽。唐丽自称以前是在银行工作的,她表示对杨先生的项目很感兴趣,经过一个小时的交流后,唐丽叫杨先生到公司财务处交了5000元押金,说公司到时会派人到杨先生的种植基地实地考察后再决定贷款额度,并要求杨先生承担她们公司到杨先生基地考察的全部费用。

    1月20日,唐丽派出了一个自称兰总的考察部负责人带着一个随从来到了杨先生的种植基地进行了实地考察,考察完毕后兰总告诉杨先生,马上就春节了,公司估计要2月10号左右才收假,2月20号左右你们来成都签签合同,贷款马上就会划入你们公司账户了。

    2017年2月7日是中国传统的春节,杨先生在春节期间一直在规划着节后贷款下来的用款计划。岂知,杨先生正走进对方一步步设置陷阱的中。

    越陷越深

    2017年2月8日,唐丽打电话给杨先生说,公司对你们项目经过实地考察后很满意,但你们注册的种植合作社,不具备贷款资格,所以你们必须注册一个公司,以公司100%的股权作抵押我们才能贷款给你们,具体情况你们赶紧到公司来和我面谈,到时我们会派人到云南帮你们注册公司提供一条龙服务的。

    2月10日,杨先生和李先生一起赶到成都来到唐丽的办公室,经过短暂交流后唐丽说:“根据目前的情况你们必须在云南注册一个公司,将合作社的资产并入公司财产后用你们公司100%的股权作抵押才能贷款,注册资本最好在3000万到5000万,注册资本越高你们的贷款额度越高,根据你们项目的情况,你们的贷款额度我们公司可以批给你们注册公司注册资本的一半左右,如果你们的注册资本是3000万,你们从我们公司贷款1500万左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你们新注册的公司就是个空壳公司,所以你们的注册资本必须要实际货币验资,这样我们公司才会相信你们的实力。”

    3000万的实际货币验资就意味着杨先生需要向银行存入3000万才能拿到验资报告,这对本就资金紧缺的杨先生来说是根本做不到的。看到杨先生一脸难色,唐丽说:“如果你们实在困难,公司可以垫资帮你们到云南注册一个注册资本3000万的公司,但需支付24万元的垫资费用。”经过讨价还价后杨先生决定注册资本只需要2000万,唐丽公司来垫资的话杨先生需提前支付12万元垫资费用。

    杨先生表示需要回去考虑下后离开了唐丽的办公室。

    三天后,杨先生电话中告诉唐丽:“我在云南已经找到朋友出钱帮我去银行验资,就不需要你们垫资帮我注册公司了。”唐丽马上说:“公司已经考虑到了你们的实际困难,已经不需要你们实际货币验资了,你们抓紧时间注册好公司来成都办理贷款手续吧。”

    环环相扣

    3月15日,杨先生终于注册好公司来到成都找到唐丽,唐丽说,我的工作到现在已经结束了,现在我带你去另一家公司签贷款合同,我们公司很大的,我带你们去的公司实际只是我们公司的一个部门。接着唐丽带着杨先生和李先生来到成都亿鑫万泰实业有限公司找到一个自称张总的人说,具体的贷款事宜你们和张总谈吧,然后就离开了。

    张总在办公室详细了解了杨先生的项目后问杨先生需要贷款多少,杨先生表示只需要300万就够了。张总说:我们公司500万以下的项目基本不做,如果你们真要贷款的话最少要贷500万我们才会贷给你,年息13%,但你们必须存入16.25万到我们共同开办的共管账户中作为第一季度利息我们才能贷款给你。由于没钱,杨先生和李先生无奈回到了云南,准备筹措足16.25万元后再来成都签订贷款合同。

    3月29日,杨先生用汽车抵押借了13万高利贷后终于筹足了第一季度的利息赶到成都,在往共管账户中存入16.25万后与张总顺利签订了贷款合同。合同签署完毕后张总说,你们回去等着吧,过几天公司会派人来云南办理相关抵质押手续后马上就会把500万元打入你们公司的账户中。

    4月8日,张总公司派了二个名叫杨志安和王爱民的工作人员来到云南。杨先生本以为要去工商局办理股权质押手续,岂知对方说,我们接到的通知是到你项目所在地的地方用林权证办理资产抵押手续,由于地方不动产登记中心政策上不予办理民间借贷抵押手续,事情无疾而终。

    何以当初谈好的股权质押贷款最后又变成了项目资产抵押贷款?杨先生自认吃亏在不懂金融融资的相关知识,在贷款协议中稀里糊涂的就签了字。通过电话中几经交涉后,张总告诉杨先生,你们还是去找成都鑫合财富金融仓储有限公司的李总吧,现在你们的贷款事宜已经由李总全权负责了。

    4月15日,杨先生和李先生风尘仆仆地赶到成都鑫合财富金融仓储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志辉李总的办公室,刚进办公室人还没落座,李志辉便气势汹汹地说,我们公司专门预留了500万元钱给你们,摆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们准备怎么赔偿我们公司的损失呢?听了李志辉的一席质问,杨先生李先生差点被气疯了。一番争吵后,李志辉说,如果你们诚心贷款也不是没有办法,你们把以前签订的合同拿出来撕掉,我重新给你们找家公司用你们公司股权质押的形式来贷款给你们,基本情况我已经和对方谈好了,你们去别乱说话,和他们把贷款合同签了就行了。

    事情有了转机,杨先生和李先生终于松了口气。在李志辉的安排下,杨先生和李先生来到与李志辉公司同一楼层的四川省万兴泰达实业有限公司一个自称石总的办公室,因为有了李志辉的交代,与石总简单交流下便签订了贷款合同。接着石总把杨先生和李先生带到一个自称出款部邓总的办公室,叫邓总和杨先生李先生具体面谈。

    邓总自称曾经在云南当过兵,对云南很有感情,所以很乐意帮助云南人。邓总简单看了下贷款合同后就叫杨先生李先生回去等消息,他们会尽快安排人到云南办理相关质押手续。

    回到云南,为了稳妥起见,杨先生李先生专门到工商局咨询了办理股权质押手续需要准备的材料,并将需准备的材料清单发给了邓总。

    就在杨先生李先生在云南期盼着等邓总早点派人来办理股权质押手续早日贷到款的时候,岂知,邓总带给他们的,才是真正骗钱的陷阱。

    骗你没商量

    4月25日,邓总派了二个代表来到云南办理相关股权质押手续。就在杨先生李先生准备带他们去工商局办理股权质押手续时,代表说,我们接到的通知还是到你基地办理项目资产抵押手续,你们真要想贷款,最好马上和我们一起到成都和邓总好好沟通下,他会给你们想办法的。

    当天,杨先生李先生和邓总派来的代表一起来到了成都。

    26日,在邓总的办公室进行了简单交流后,邓总表示愿意帮忙和出资方沟通下以股权质押的方式贷款,但前提是他需要5万元的感谢费,另外马上把共管账户里的16.25万元利息资金解冻,杨先生还要拿出10万元赔偿公司的损失。为了早点把贷款弄下来,经过讨价还价后杨先生给了邓总6.25万元的损失费,5万元的感谢费等贷款下来了马上支付。

    谈妥了交易条件,邓总给了杨先生一份清单,叫回去后马上把公司的所需材料邮寄来成都,他收到后交给出资方审核,通过后马上就可以重新签订贷款合同马上放款。

    5月6日,邓总回复了一份函件给杨先生说,你们公司的股权价值经出资方审核后股权价值仅值0.3万元,所以不能贷款。在杨先生的请求下,邓总答应继续帮忙和出资方沟通看能不能继续贷款。

    5月10日,邓总回复说出资方在他做了很久工作后,答应杨先生必须找一家具有财产实力的企业来担保才能贷款。在杨先生表示他不可能找到这样的企业来担保的情况下邓总表示愿意以私人的名义帮忙在成都找家公司给杨先生提供贷款担保。

    又一周过去了,邓总的帮忙仍然没有结果。邓总表示已经找到几家公司进行沟通了,但对方要收2%—3%的担保费用,在杨先生表示总共给邓总10万元的感谢费让邓总负责搞定担保公司的事情后邓总答应了。

    直到5月22日,邓总依然没有找到担保公司,叫杨先生继续等。

    直到这时,杨先生和李先生终于明白被骗了,这个所谓的贷款完全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当再次打电话给唐丽、李志辉和邓总时,他们都是态度恶劣的挂了电话。

(www.sr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