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谁帮“老赖”打垮了国企?

2018-02-02 21:53 新闻排行 上饶新闻在线:www.srsm.net
导读: 作者:本报记者 王合武 夏爽 发自陕西西安 图/吕淑鸿  来源:法治在线 fazhi

                           作者:本报记者 王合武 夏爽 发自陕西西安 图/吕淑鸿 
                                来源:法治在线 fazhizaixian66.com.cn 发布时间:2009-7-29



    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是经中国政府批准成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国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之一; 公司通过收购、管理和处置国有商业银行剥离的不良资产,对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和增强国有商业银行的国际竞争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公司的专业化运作,有力地促进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发育和现代化金融工具的创新,有利于确立正常的社会信用关系,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新秩序的建立。



                 

                               三封反映信



    三封举报信锁定陕西赵慧忠

       2009年6月初,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驻西安办事处给本报发来的“紧急情况反映信”。

   信中写道:“我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西安办事处,在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陕西利豪(首佳、鑫锐、格利达、利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71万元借款及利息纠纷一案中,遭遇到被执行人利用操控两家公司的便利,采取将两家企业名称进行对接的方式,非法转移财产、逃废国家债权的恶性事件”;

   信中还写道:“新城区人民法院却因法律没有明确规定而迟迟不能对被执行人及被转移财产的第三人采取法律手段追回被转移的财产,导致我办的债权不能实现。为保全国有金融资产的安全,我办已向省、市人大、省、市政法委、法院等有关领导反映,许多部门和领导也曾作过批示,但事至今日,仍无结果。债务人继续逃避债务、逍遥于法律之外。现再次向媒体紧急反映,希望能引起重视,帮助我办依法维护国家权益。”

    编辑部案头附加着近半尺厚证据资料的反映信语气迫切,但与更多恶性的社会事件相比,却并没有引起记者更多关注。

    然而,一件罕见的蹊跷事情却随后发生:6月中旬,本报接到了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城建总公司(以下简称商州公司)的一封“紧急情况反映信”,信中所反映情况恰好与长城公司西安办的反映信内容有关。于此,陕西利豪(首佳、鑫锐、格利达、利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实际掌控人赵慧忠的名字进入记者的视线。

    2009年6月中旬,就在本报记者一行三人赶赴陕西采访之前,又接到一名西安市群众反映“赵慧忠”名下几家公司偷漏巨额税款的实名举报信。

    这三封密切关联的反映信几乎同时出现,引起了记者的极大关注。

    赵慧忠究竟是什么人?

      上述几个名称截然不同的公司怎么同时出现在三封反映信中?

    如果赵慧忠所掌控的这些公司确实存在严重不法行为,那么当地的司法、执法机关为什么没有对其采取必要措施?

    如果两家公司提供的大量证据材料代表的证据确凿,又是什么原因让这样一个 “老赖”继续逍遥法外,难道恢恢法网,真有疏漏?

      长城公司和商州公司均属大型国有企业,而赵慧忠又是如何通过名下的民营公司同时牵涉这两家国有企业的?

带着一系列疑问记者开始了近一个月的跟踪调查。







                       商州开发的玫瑰花园项目

       花3500万取得的土地项目被封:“我们比窦娥冤”

   2006年初,商州公司经人引荐与陕西鑫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锐公司,同时为了区分起见,标记为2)实际掌控人赵慧忠协商,关于开发西安市南二环祭台村“玫瑰花园”一号楼开发项目双方很快达成一致意见。2006年3月22日双方签订《联建合同书》;并以股权转让的形式完成了土地及项目转让。公司的名称没有变更,原股东赵建忠(赵慧忠之弟、法人)、姜引让变更为商州委派的邵自勇(法人)、薛全成。2006年7月13日在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进行了鑫锐公司的股东变更登记。

    2009年7月5日,本报记者在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办事大厅的查询处查询“鑫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名称时,证实了上述变更结果。

    在变更法人之前,商州公司向原鑫锐公司支付了3500万元人民币,其中2200万元付给了西安虹天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虹天公司)。同时三方签署了《补充协议》,协议中明确规定由虹天公司承担鑫锐公司股东变更前的债务。记者在商州公司和长城公司提供的证据材料中都见到了《补充协议》的复印件。

    虹天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一栏写着“贺瑞芳”。当记者拨通贺瑞芳的手机后,证实了贺瑞芳为赵慧忠的妻子,确实是虹天公司的法人。而变更前的鑫锐公司法人赵建忠和股东姜引让均为虹天公司股东成员。

    2009年3月5日获取的虹天公司“私营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上,这些信息均有登记。

    完成一系列前期工作后,商州公司名下的“鑫锐公司”为及时开工,迫于无奈的情况下又代原来的鑫锐公司支付了100多万元人民币设计费和拆迁补偿款,最终以鑫锐公司的名义完成了各项审批手续后,工程开工。工程进展顺利,随后的商品楼销售工作也很顺利。然而,出乎商州公司料想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2008年5月,商州公司工作人员来到土地局为已经购买房产的业主办理土地证等手续的时候 ,突然发现这片地的使用权已被查封。

    几经查询,商州公司这才得知,2008年元月23日,西安市新城区法院因长城公司申请执行一案,以“(2002)新发执字第533号民事裁定书”对此处土地予以查封。

    商州公司同时得知,上述裁定书恰好是长城公司西安办事处依法向新城区法院申请执行的。商州公司更加一头雾水:公司从来没有和长城公司打过交道,更没有在新城区法院打过官司,究竟为什么会执行到自己头上呢?

     按照修改后的建设部《城市商品房预售管理办法》, 90天办证期限明确,逾期则由开发商承担责任。

    商州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表达了公司对项目被查封造成近千户居民无法入住的现状表示“非常担忧”;“我们是一个国有企业,负担重,经济效益本来就不好,东凑西借搞这个工程,结果现在不仅土地被封,无法给购房的业主办理房产证,几千万的国有资产随时面临流失的危险,我们比窦娥还冤。”

    那么西安市新城区法院查封此处土地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一年多来,商州公司多次到新城区法院讲明情况。

   赵氏家族的企业“迷宫”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发现,以赵慧忠、赵建忠兄弟为代表的赵氏“家族企业”名目繁多,不但变更频繁而且公司之间关系错综复杂,恰如迷宫。

    2006年3月22日,也就是在长城公司西安办事处诉讼案的法院执行期间,赵慧忠等人以(天助)鑫锐的名义将(首佳)鑫锐的资产转给商州城建总公司后,将商州城建总公司支付的2200万元转入刚刚成立的西安虹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而没有转入首佳—鑫锐的帐户。

    证据显示,此虹天公司设立于2006年4月,注册资金998万元,法定代表人贺瑞芳,股东贺瑞芳(赵慧忠之妻)680万元、杨彬(赵慧忠大儿媳)128万元、赵建忠(赵慧忠之弟)80万元,赵媛媛(赵慧忠小女儿)80万元、姜引让30万元。

    2007年底,长城公司西安办工作人员在调查中发现,被执行人,也就是赵慧忠为法定代表人的陕西首佳房地产有限公司在法院宣判后几经变更。

    2002年6月22日,首佳房地产公司申请变更为鑫锐房地产公司;法人由赵慧忠变更为其妻贺瑞芳;

    2005年4月7日,鑫锐公司申请变更为格利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由贺瑞芳变更为孙明;

    2006年7月25日,格利达公司变更为利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仍然是孙明;

    长城公司西安办事处工作人员在进行尽职调查中还发现,西安市国土资源管理局的土地权属登记中明确记载着:以贺瑞芳为法人的首佳-鑫锐公司自商业银行金龙支行通过受让取得了西安市南二环祭台村的土地使用权及建设项目“玫瑰花园”。在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根据长城公司西安办事处的申请,新城区人民法院于2008年元月14日作出了“变更陕西利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民事裁定,同时限令被执行人,也就是利豪公司于裁定书送达之日起三日内向长城公司西安办事处清偿债务300万元及利息。2008年元月23日新城法院以(2002)新法执第533号民事裁定书查封被执行人陕西利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南二环南侧祭台村的4.089亩土地的使用权。

    在这种情况下,“陕西鑫锐房地产公司”名下的位于西安市南二环祭台村“玫瑰花园”一号楼开发项目被查封。而随着记者调查的深入,一个惊人的事实终于浮出水面。此“陕西鑫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非彼“陕西鑫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前面已经说过,作为长城公司被执行人的陕西鑫锐公司在2005年即变更为陕西格利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但是为什么在2006年初又出现一个与商州公司合作的“陕西鑫锐房地产开发公司”呢?

    记者在一份证据材料中发现,2005年4月7日,以“贺瑞芳”为法定代表人的鑫锐公司提交变更登记,当天便被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核准,鑫锐公司更名为格利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同年同月同日,以“赵建忠”为法定代表人的陕西天助汽车贸易公司更名为陕西鑫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商州公司签订 “玫瑰花园”一号楼开发项目的正是这家公司。

    与商州公司联合开发“玫瑰花园”一号楼项目的公司是赵建忠为法人的“鑫锐”公司。但是,记者在查询“玫瑰花园”一号楼开发项目的土地登记表时却发现,这块土地原有者竟然是以“贺瑞芳”为法人代表的“鑫锐”!

    按照我国《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2004年修订)(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令第10号)》第三十一条规定,企业名称与其他企业变更名称未满1年的原名称相同不予核准,那么陕西省工商局为什么在一天时间内让同名同性质的两家公司顺利完成“对接”?

    带着一系列疑问记者试图采访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2009年7月9日记者来到陕西省工商局企业注册局。一位孙姓局长告知记者:“你们想要的资料都已经在档案室存档,当时经办人也必须查询档案资料才能知道”,在记者表示要查询相关资料和责任人时被告知“档案保密,记者无权查询”。

    两家鑫锐公司 “此消彼长”, 幕后真正原因只有当事人最清楚,当记者将询问贺瑞芳为什么频繁变更公司名称时,贺瑞芳没有回答并挂断电话。记者又多次拨打,但均被挂断。而赵慧忠的手机始终关机。

    商州公司开发的“玫瑰花园”一号楼项目“莫名其妙”被长城公司申请执行的最直接原因就在于此。导致这一严重后果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又如何解释呢?记者两次与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新闻中心取得联系,但均无下文。

    记者随后又拨通了受委托经办公司企业名称多次变更的赵萍。赵萍告知记者,“企业名称变更是公司负责人的意见,我只负责办理,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你们不应该问我”,而同时兼任赵慧忠兄弟几家公司会计的赵萍,针对记者提出的有人举报公司偷漏巨额税款一事,非常自信地表示:“公司的账目非常清楚,有疑问可以到税务局查我们的账,有充分的证据才能说我们公司偷税漏税。”

随后赵慧忠企业的两张进帐单也引起了记者注意。赵慧忠凭借着两张进帐单将注册资金由100万剧增至1000万。而这两张带有明显改动痕迹的进帐单上金额一栏后面的人民币“元”写成了“圆”。



     

                 改动过用于验资的进账单(元、圆)

  清偿百万款项意义重大

   记者调查了解到,2001年,中国工商银行西安解放路支行将陕西首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佳公司)起诉至新城区人民法院,要求其清偿长期拖欠的300万元贷款及利息。

    2001年11月,解放路支行依据生效判决向新城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02年12月,执行回29万元后,因被执行人物财产可供执行,新城法院终结该案裁定执行并向解放路支行下发了债权凭证。

    2005年6月,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西安办事处依法受让了上述债权,并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长城公司相关负责人郭经理向记者介绍:“截止2009年2月28日,被执行人尚欠我办债权本金271万元,利息255万元,合计526万元。”

    郭经理同时表示,“这笔几百万的资金数额并不算特别大,但是如果连这么小数目的款项我们都执行不回来,那会严重挫伤公司上下的整体士气,助长恶意转移财产逃废国有金融资产的违法行为甚至是犯罪行为,也会让更多人对社会的公信力失去信心”。

    有专家认为,“巨额的不良贷款就犹如埋藏在银行体系中的不定时炸弹,如果不妥善处理,它随时可能引爆”;“如果中国爆发金融危机,最致命的就是国有银行的坏账。”由国家来解决不良贷款问题,几乎成了现有条件下的唯一选择。

    为防止西安虹天公司再次转移财产,长城公司西安办事处无奈在新城区法院审查追加虹天公司为被执行人的过程中提出保全申请,请求冻结了虹天公司在西安虹鼎混凝土有限公司持有的股权。令人惊讶的是,根据虹鼎公司工商登记资料,虹鼎公司设立时的股东是利豪公司和贺瑞芳,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是赵慧忠,并且虹天公司目前所持的股权是利豪公司于2007年2月转让给虹天公司的。利豪公司、虹天公司与虹鼎公司之间的微妙关系由此可见。但据了解,虽然长城公司和商州公司昀向新城法院提供了大量的利豪公司将财产转移至虹天公司的确凿证据,新城区法院至今仍未决定追加虹天公司为被执行人。难道在证据如此充足的情况下,这真的是目前我国法律的空白?

五问商洛市公安局

得知开发项目被查封后,商州公司马上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2007年,商州公司以赵慧忠等人涉嫌经济诈骗犯罪向商洛市公安机关报案,商洛市公安局经过几个月的侦查,将赵慧忠在云南抓获。





                           取保申请书

        2008年7月31日,西安虹天房地产开发公司法人代表贺瑞芳向商洛市公安局递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书。在这份取保候审申请书中,贺瑞芳交待:“2006年在西安市南二环···项目因缺少资金开发,就此与商州公司达成联建协议,后变更为公司股权转让。”“赵慧忠···不想因为项目转让给受让方造成债权债务纠纷,就将陕西鑫锐···更名为陕西格利达···将陕西天助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建忠)更名为陕西鑫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新更名的陕西鑫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转让该项目。”

    贺瑞芳说:“西安虹天公司承担陕西鑫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印鉴移交发生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债权债务及法律责任。”

   在5页的取保候审申请书中,西安虹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做出了“保证尽快处理好银行欠款案件,绝不再因南二环祭台村项目转让给商洛市商州城建总公司带来任何经济损失”为由,请求商洛市公安局批准赵慧忠取保候审。

    第二天赵慧忠便被“取保候审”。然而,近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虹天公司不仅没有履行她递交 “取保候审书”中的内容,商州公司被查封的项目依然被查封着,银行欠款依然没有归还。

    2009年7月6日上午9时整,本报记者来到了商洛市公安局采访,希望了解在一年时间里赵慧忠涉嫌诈骗案的最新进展,商洛市公安局新闻科工作人员张弛(音)告知记者,一周内给予本报书面答复。

    2009年7月13日下午,本报接到了商洛市公安局的“情况说明”。

    “情况说明”中写道:“我局于2007年6月28日对赵慧忠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于2008年7月24日对赵慧忠执行拘留。拘留期间,赵慧忠家属提出其患有心脏病申请对其取保候审,根据《刑事诉讼法》第60条第二款之规定,我局于2008年8月22日对赵慧忠解除拘留,同日宣布对其取保候审。2008年10月30日,我局解除赵慧忠的取保候审,并退还了保证金。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这份发自商洛市公安局的情况说明没有回答记者提出的一系列问题。当地一位知情人反映:“商洛市公安局把赵慧忠的取保候审金都已经退还了,是当时商洛市公安局的何铁虎书记亲自批示给放的”,“案子早就不了了之了,赵慧忠早就在公开场合说过,陕西高级人民法院的院长赵郭海是他哥,谁都动不了他,商州公司和长城公司就认倒霉吧”。

    这份情况说明本报记者有几点疑问,至今没有得到商洛市公安局的进一步说明:1、赵慧忠取保候审,是什么理由将取保候审金退还给他?

2、赵慧忠的取保候审金退还是否意味着这个案件已经审结?

3、如果审结,“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过程中”怎样理解?

4、如果没有审结,赵慧忠取保候审的期限是多长时间?按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案件审结的期限是多长时间?

5、既然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过程中,那么商州市公安局对赵慧忠取保候审后的动向是否掌握?

       采访新城区法院未果

   对于类似长城资产管理公司遇到的类似追偿国有资产案件,不断有专家呼吁“完善司法追偿国有资产流失的制度”。

    相关专家认为,所谓司法追偿是指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依照法律程序行使检察权、审判权来确认、保护国有资产的所有权和完整性,使国有资产所有权恢复原状的司法活动的总称。

    司法追偿充分体现了司法机关参与国有资产流失的宏观调控的手段作用。

  然而,从2002年审判至今,7个年头过去了,长城公司西安办事处百万元国有资产的追偿依然没有完成。

    一面是赵慧忠等人依然继续着资产挪移,另一面则是长城公司从新城区法院得到 “因法律没有明确规定而不能对被执行人及被转移财产的第三人采取法律手段追回被转移的财产”的相关答复。

    真的是法律空白让新城区法院无法继续执行?

    2009年7月4日上午10时许,本报记者来到新城区人民法院采访。新城区法院负责新闻宣传的工作人员以“需要到上一级主管单位履行手续”。记者随即来到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位孙姓处长在详细了解情况后告知记者,先是与新城区法院工作人员的说法一致:“被执行人没有财产可以执行”,在记者告知其“长城公司西安办事处已经补充了被执行人有财产可供执行的充分证据后,孙某对记者说,“此案还在执行过程中,不能接受采访。”

    当记者询问长达六年的时间案件还没有执行,那么相关法律规定执行的时限问题时,这位孙姓处长明确对记者表示:“法院办案没有期限限制”。

面对记者执着的采访要求,孙处长最终让记者联系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贾明慧处长。记者于5日下午4时许拨通了贾明慧处长的手机。贾明慧答复记者说,“我在外地出差,如有采访意图,将相关证据资料快递至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记者依嘱将相关资料于2009年7月8日寄出。在记者不无遗憾地结束西安采访回京三天后,电话联系贾明慧处长,但贾处长告知记者他没有收到。


   

                          快递单查询结果

       随后记者进入邮政快递查询系统。结果显示是在7月8日当日邮件便已送达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有知情人对记者反映:“赵慧忠经常对外宣称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赵……

  

(www.srsm.net)